澳门威尼斯人线上娱乐平台

第一章 我是个悲剧

1995年9月15日,我妈怀胎十月把我生下来,据说出生的时候正是那太阳升起之时,后来找算命先生算命,说我命好,以后非富即贵,父母自然欢喜不已,给了几十块钱当做酬劳。这几十块钱在那个时候,农村普通家庭还真没几个能拿出来。

1997年,父亲张万福在某一塑料制造厂为董事长解决了一个大麻烦,为了感谢他,就提升至主任,从此以后我们开始搬到城里去住,没过两年便买了房,买了车。

2000年,我五岁的时候,在城里认识了几个小伙伴,一起偷偷跑回乡下寻找乐趣,年龄大的有十岁,反正都比我大。我们来到一个小山洞,身上弄的脏兮兮,我看见这黑漆漆的山洞可不敢进去,有一个小伙伴胆子大率先走进去,小时候也知道好面子,为了面子我也只能硬着头皮往里走。

进去后在心里才出现恐惧,因为这洞里有死人烧的纸钱,还有香,烛。我们所有人都被吓的半死,急急忙忙从山洞跑出来。回家后我就发烧了,送到医院打退烧针,给我打针的是一位漂亮的姐姐,直到现在我都还记得她。

她是个实习的护士,在我身上扎了五针都没有找到血管,身上扎的到处都是红点,当时父亲差点就火了,她的额头憋出了细微的汗水,在第六针时终于找到了血管,我特想说你为什么不叫李时珍(李10针),这样你就可以打我10针了。

退烧针也打了,药也吃了,可是三天不见好转,整个头顶都冒烟了,母亲唐淑芬急的团团转,犹如热锅上的蚂蚁。我浑身没劲的呐呐叫着:妈妈,难受。

母亲一下子就哭了出来,抱着我到处寻医。后来在父亲对其他小伙伴的仔细盘问下,全部都招供了。估计这几个孙子也是吓着了,毕竟我跟他们一起玩,回家就病成这样了。

父亲了解之后脸上阴晴不定,最后拖朋友找到一位道士,这位道士给我喝了一碗用符箓混合成的水,黏黏糊糊的甚是难闻。

母亲在一旁细细安慰,哄我,然后正准备喝下去。父亲在一旁看我犹豫半天怒骂几声:“兔崽子,快点喝了。谁让你去那个山洞的,那里死了很多人,是日本人留下的防空洞。”

母亲闻言,站起身同样骂道:“张万福,现在儿子都这样了,你还有心思骂他,不安慰安慰他。”

我看见他们吵了起来,便大声的哭,果然他们就不吵了。我憋足劲,仰头喝了下去。说来也奇怪,我第二天烧就退了,父母拿着礼物和酬金去拜谢那个道士,我烧退了,可是父亲却禁足我一个月,母亲还没有替我说话,好吧,我承认是我太调皮让他们操心了。

2002年,一个炎热的夏天和三个同学逃课去洗澡,游泳。都觉得游泳馆没意思,所以我们到乡下一个池塘。这个池塘也没有多深,也就一米多一点,反正能把如今的我给淹没。

跑到池塘玩水,洗澡,我们几个都是“老油条”,水性都不错,我们玩着玩着,我在水下睁开眼,累了就休息一会,觉得这样很有趣,在我睁眼闭眼,来来回回半个小时后。

我惊叫一声用最快的速度游上岸,我发誓比狗追我时跑得还快。这个水里居然有个苍白着脸穿着一身灰衣的孩童,和我年龄差不多,正瞪着眼睛看着我,仿佛我借了他的钱没还。

几个小伙伴都问我怎么了,然后我想说有“鬼”,这句话刚到嘴边,池塘里面的孩童就不见了。我揉了揉眼睛,确定它不见后撒丫子跑回家,几个小伙伴的生死我也没管了,当时都吓傻了。

所幸几个同学都没事,然而有事的却是我,我回家之后刚开始没有什么症状,可是到了晚上我就想喝水,喝了一杯又一杯,不喝就难受,甚至控制不住自己的手去拿水,感觉喉咙就快冒烟。

我在厨房弄的噼里啪啦,父母都揉着眼睛走出来说我大半夜不睡觉做贼呢?我无辜的看着他们,并说出我想喝水。

母亲就非常奇怪的说:“你喝水就喝,用得着抱着水龙头吗?”

还是父亲牛逼,仔细看了我几眼和蔼可亲的说:“浩儿,你今天去哪儿了?”

我看着他那大灰狼骗小白兔的样子,扭扭捏捏的不敢说出今天去洗澡了,我可知道他的脾气,此刻的平静将是等会的狂风暴雨。

我刚想说话,内心传来一种恶心的感觉,我“呕”的一声,还来不及去厕所便吐在了厨房的地板上。

母亲惊叫两声:“怎么会有草!”

接着我的喉咙传来火辣辣的疼,父亲见状赶紧把我背到医院,折腾到天亮,医生给出的答案是我身体健康,没有病。

父亲张万福差点没把医院给砸了,我虚弱的站都站不起来,一个劲的喊:“水……我要水。”

我发誓,这辈子我都没有像这次一样,喝了这么多水,几乎是没停过,小肚子被撑的圆圆的,仿佛就要爆炸。

父亲郁闷的回到家,用语言威胁我,没办法,我只好硬着头皮说出实情。父母听后怦然大怒,我相信,如果不是因为我如今正生病,今天他们非要给我轮流来一遍爆炒“回锅肉”不可。

母亲想到了两年前的道士,便带着厚礼去让他帮忙,道士看了两眼摇了摇头说:“这次还得你们自行去解决。”

母亲对道士甚是恭敬,害怕得罪,于是拿出一千块钱说:“道长,只要您能救我们家浩儿一命,再多的钱我们也给。”

我很明显的看到道士的一对眼睛闪烁着光芒,带着贪婪,他低着头略微思索,一本正经的说:“钱财如粪土,贫道救人,又何须要这些身外之物。”

母亲闻言露出不知所措的眼神:“那,道长,这……这……您需要什么。”

道长露出笑容,双手合十说:“但是施主所给钱财可拿来添作香火钱,贫道也会给贫困地区捐助,这也是施主积功德啊。”

我发誓,七岁的我还打不赢他,如果可以,我恨不得一脚踢死他。双手合十不是佛门中人,和尚吗?还有,施主这个词语不也是和尚说的吗?你丫的一个道士做出和尚才有的动作说出和尚才会说的词语,这样真的好吗?

最后这道士说,只需要我们一家三口去乡下化五谷杂粮,然后买些纸钱,香,蜡,去池塘祭拜一下。这池塘曾经淹死过一个小孩,他的父母从来没有祭拜过他,而他是冤鬼无法投胎,所以才想找个替身,或许是本大爷长得帅,其他小伙伴不找偏偏找我,其实我也是醉了。

道士说,能不能让这冤鬼满意,就看我们化五谷杂粮多不多,烧的纸钱多不多,并且他还给我们一道符,让我们在烧完纸钱后就拿在手里向前走,不要回头,如果回头一切就前功尽弃。

这“化”一字就是讨要,和尚化缘也是这个意思。

我每每想到这个冤鬼居然如此爱财就苦笑,有钱能使鬼推磨这句话,果然还是没错,只要有钱,鬼也退避三舍。哦,不……是鬼也给三分薄面。

我们一家三口走到乡下一家一家去化五谷杂粮,而我忍着喉咙的疼痛和想喝水的冲动,这道士也说了,我不能再喝水,如果继续喝水先不说会不会把肚子撑爆,继续喝还会让冤鬼怨气更重,虽然我也不知道有何依据,现在道士是我唯一的救命稻草,能不听么。

我们化了整整五公斤,装米的口袋满满一袋,又买了接近五百块钱的纸,香,烛。来到池塘后,就开始烧纸,父亲就把五谷杂粮往水里撒。而我则病殃殃的在一旁看着,母亲嘴里时不时说着:“你不要缠着我孩子了,这些钱你拿去用吧。你走吧……。”

这些纸钱足足让我们烧了好几个小时,离开的时候父亲把我头给抱住,他害怕我忍不住回头。

我也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便老老实实的,一个多小时就回到了家。到家后就感觉特别困,最后迷迷糊糊睡着了,梦里好像看着一个孩童正露出稚气的笑容说着谢谢。

等我醒来后已经是第三天,我竟然连续睡了两天,那个道士的确有道行,我的病好了,但是我却被父母训了三个小时,我一直小鸡啄米的点头,点头,我都麻木了,在最后两人说累了就走了,我也解脱了。

父母二人在我醒后就带着我去向道士道谢,买着礼物,还塞了一个红包。道士嘴上说着不要这样,手上却一点也不含糊。父母生活了几十年,都清楚都是这方面的客套话,也就没有放在心上,我可就不一样了,七岁还小不懂事,就把道长的法器全部折断,把道馆里面弄的一塌糊涂。

道士知道后脸都绿了,父母则把我狠狠的皮鞭了一顿,那可真是太“爽”了。父母用两万块钱,终于让这件事情摆平,而我也被父母取了一个绰号:小耗子!

说我就像小耗子一样到处惹祸,如果不是他们,估计我早就死了。

第二章 糟老头

2004年,九岁,和几个小伙伴玩“脱裤子”游戏,就是男生脱裤子给女生看,女生脱裤子给男生看,虽然当时知道有点不妥,但是好奇女生的身体构造,所以才玩。

这次的对象是周小楠,长得浓眉大眼,哪怕没有笑容也有一个小酒窝,穿着一身蓝色花格子衣服,头上两个大辫子,走起路来甩过去甩过来,甚是可爱,她是我们几个玩伴唯一的女孩子。

周小楠扭扭捏捏的不肯脱,在我们几个人的威胁利诱下,才渐渐脱掉了裤子,剩下内裤。这时,她妈王玲的声音响起:“你们几个兔崽子干什么呢?”

“妈妈,他们逼我玩脱裤子的游戏。”周小楠眨着大大的眼睛有点委屈的说。

“好啊,你们几个臭小子,小小年纪就调戏我家闺女,看我不告诉你们爸妈。”王玲愤怒的说。

我们几个闻言撒丫子跑个没影,等我晚上回去的时候,母亲看着我责备说:“浩儿啊,你怎么能去脱人家女孩子的裤子啊。”

我还没说话,老爸张万福哈哈大笑拍手叫好对我竖起大拇指:“小子,不错。以后还不得和你老爸一样,身过万花丛啊。”

我白了他一眼,不用猜就知道他完了。果然,老妈用右手掐住他的耳朵,仿佛一把“大力钳”让他不能动弹,老妈嘴中带着戏谑的声音:“哦……?万花丛中过?是吗?”

父亲的笑声哑然截止,连连大喊:“孩子他妈,我错了,不是,不是,开个玩笑!”

老爸这种行为已经不是一次两次,每每看到这我都深深鄙视他,连带白眼并还想说:“妻管严!”

我们现在住在一百平米的房子,家里器电齐全,我睡在一个房间较小的卧室,老爸老妈在我的右侧房间。

2011年,高中毕业16岁的我也算是一小帅哥,至少本大爷成年了,周小楠在初中时就离开了和我共读的学校,去了其他地方,很多年不见还怪想她的。

我如今1.65的个子,短头,皮肤白皙仿若女人,不胖不瘦,体重只有95斤,身穿白色格子体恤,下身牛仔裤,照了照镜子,如今帅气的我竟然没有女朋友!

说到女朋友,这么多年,我对周小楠的爱意一直没有改变,只是不知道她心里有不有我。

高中刚刚毕业我就出了车祸,右腿骨折,肋骨断了三根,胸腔出血,浑身上下没有一处完好,医生说我救不回来了。父母流露出悲伤的神色,说不管多少钱,他们都愿意出,只要能救回儿子。最后医生倾尽全力也束手无策,能不能醒过来还要看我的造化。

我睡了一个月,老爸差点没把撞我的人给暴打一顿,老妈整日以泪洗面,整个人憔悴了很多,老爸整日喝酒,两夫妻在医院就吵了起来。

而我或许真的命硬,居然挺过来了,医生说这是医疗史上的奇迹,父母整日皱着的眉头终于舒展开来,纷纷照顾我,忙前忙后。

这些事情都是护士告诉我的,而我感觉只是睡了一觉,其他的一概不知。一个月后,我的伤恢复过来,大学报名也没去,不过父亲曾拖关系让别人通融通融,所以我现在不担心报名问题。

伤好后,我便动身去报名,而自从这次车祸,我好像能看见些别人看不见的东西,有时候能看见有时候不能,我在怀疑是不是错觉。

我身在的城市叫天宁市,即将要去报名的学校是天宁市育才大学,坐公交车要坐一个小时,骑车只要半个小时。因为我出了车祸,所以老爸不敢让我骑车,但是山人自有妙计,怎么又能难倒我呢?

我借了同学一辆雅迪电瓶车,在他再三嘱咐不要弄坏的话语下我不耐烦的骑走了。这孙子平常在我这里没少捞好处,花钱从来不含糊,如今借个摩托车都如此不相信我,这让我非常心寒啊。

不过转念一想也没有不对劲的地方,还记得在我14岁的时候,借了他们两次自行车,回来的时候就散架了,因为我老摔地上,那个时候学骑车。

但是从那次以后,这些孙子再也不借我车了,到现在他居然记了我两年,不过我好像记得他第二天是缠着绑带出来的,被他爸妈打残了,我当时还笑了。

我骑着雅迪电瓶车朝育才大学慢悠悠的骑去,当我路过三环路时,看见一大群人围在一起,我有点好奇,于是停下雅迪电瓶车朝里面挤去。

在我费劲九牛二虎之力往前挤终于看清楚了眼前景象,地上坐着一个披头散发的老头,满脸肮脏,油垢布满双手,穿着一身破烂的碎布把隐秘部位遮住。

一位40岁左右身材略显肥胖,脸上有许多小麻点皱纹堆积在一起的妇女在一旁碎碎叨叨:“这老头这么臭,在这里污染环境啊。”

另外一个化了妆,满脸苍白,可以看见一层层“粉“”,她可以直接去面试拍鬼片,我估计别人都会直接让她去拍。她眼中带着鄙视符合道:“对啊,现在这些年轻人也太不尊老爱幼了没有同情心,你看看这么多人,都没有一个人去扶一下。”

妇女说着说着就看到了我,接着又小声嘀咕几句,边说话眼睛还边看我。一瞬间我的老脸一红心想:这不对劲啊,这是专门针对我啊,如果今天我不去扶老人,岂不是被她们说中了?

我深吁一口气走上前,还没走到老头的跟前便摔了一跤,周围所有人都嘲笑我,带着戏谑的神色看过来。

老头抬起头看着我,眼睛一丝光亮闪烁。我顿时感觉菊花一紧:尼玛,这老头不会看上我了吧。

我站起来拍了拍衣服,硬着头皮伸出手扶着老头肩膀说:“老爷爷,你没事吧。”

“没……没事。只是我快死了,想找个继承人。”老头沙哑着说道。

我一听楞了一下,快死了?继承人?这不会是坑我钱的吧?我急忙说道:“老爷爷,我就一穷屌丝,没有钱的。”

老头不说话,露出莫名的笑意起身拉着我向前走去,刚才说话那两人露出计策成功的笑意,我内心暗骂:“特么的,陷害我!”

我知道,今天摊上这个老头了。我不能撒手不管,万一他倒下装痛,说我撞了他,那我怎么解释得清楚。

我推着雅迪电瓶车,老头跟在我的侧面,他那看着就要倒地的身体居然能够跟上我的脚步,而且他走路步伐特别奇怪而稳健,他先举左脚,一跬一步,一前一后看起来特别怪异。

不一会我们来到没人的地方,我摊了摊手无奈道:“老头,这里没人,现在你可以走了。”

老头嘿嘿一笑:“我走了,你会死!”

“什么?我会死?你开什么玩笑,我才刚刚从医院出来,你就说我快死。”我带着些许怒气说,毕竟谁也不喜欢别人说自己快死了。

老头拨了拨头上杂乱的头发说:“你从小是不是就倒霉,遇到过好几次鬼怪,并且好几次差点死掉,却命硬挺了过来。”

我闻言楞了一下,震惊的说:“你怎么知道!”

“诶,都是湔(jian)祐(shi)命啊。”

“你……你才捡屎命!”我怒骂道。

老头摆了摆手:“不是捡屎是湔祐。”

我不耐烦的皱了皱眉头说:“我管你捡屎不捡屎,你就说为什么知道我的事情?”

“诶,我们同是湔祐命,所以我知道。”

我看老头说得有模有样,一时之间拿捏不定,皱了皱眉说:“这种命的人会怎么样?”

“湔祐命,一辈子霉运缠身,甚至会克友克亲,如果没有高人指点,活不过18岁。”老头严肃的说。

我看着他奇怪的问:“你得到高人指点,所以活下来了?”

老头露出回忆之色:“六十年前,我被茅山第108代传人传授道术,才活到了现在。湔祐命一辈子,时运不济,如果不加以预防,哪怕活过了18岁,也会命硬克双亲。你没有发现自己很难死掉吗?”

我挠了挠头心想:我这次车祸,医生反复检查说没救了,可是最后又挺过来了,我也才刚出院没多久,老头也没必要骗我,如果我真的有这种命,即便不为了自己,为了父母朋友也要抱住老头的大腿让他传授道术。

老头摇了摇头边走边说:“湔祐命,注定于鬼怪打交道,吃死人饭,你好好考虑,明日我在育才大学门口等你,至于来不来,命运是或会逆转就在你手中掌握。”

我仔细听他的话,对于鬼怪报以嗤之以鼻的态度,对他的信任度降低了一大半。当我看着他向前走去,一辆丰田汽车从我身前路过,掀起一阵狂风。等汽车在我眼前眨眼消失不见时,我震惊的发现老头也不见了!

一瞬间我喃喃自语:莫非真的是我眼拙?把高手看成了神棍,高手在民间?我揉了揉眼睛,再次确认眼前没人,半天说不出话,心里犹如波浪一般极速翻腾久久不能平静。

第三章 遗言

我的思绪有点乱,老头让我去育才大学,提到育才大学是有意还是无意?我骑着雅迪电瓶车在育才大学报了到,就离开了。

回到了家,给老妈说不想吃晚饭,她询问我是不是不舒服,我搪塞了两句就回到了房间。躺在床上,心里想得全是老头说的话,如果我真的是湔祐命活不过18岁父母肯定悲痛欲绝,白发人用黑发人她们肯定接受不了。挺过18岁,命硬克双亲,这让我也无法接受。现在我没有退路,只有去见一见那个老头,感觉自己也没有什么值得他骗。

我想着事情迷迷糊糊就睡着了,第二天醒来吃了早饭就骑着雅迪电瓶车来到了育才大学门口。我把头转了360°依然没有看见老头,我皱着眉头心想:这老头不会放我鸽子吧。

就在这时一个男子的声音传来:“你是不是老叫花子喊来的?”

我转过头看去,只见一位穿着红色格子衣服的青年正对我打招呼。

我楞了一下点了点头,他没有说话向前走去,我紧随其后,大约十分钟,我们来到一个没有人的郊区,他走到老头跟前拿走了10块钱便转身走了,我看见老头换了一身白色的衣服,正坐在摇椅上面晒太阳。

“你终于还是来了!”老头抬头看了看我欣慰的说。

老头旁边还有一个摇椅,我没让他吩咐便坐在摇椅上面把心中的疑惑说出来:“你怎么让我相信?”

老头微笑着,给人一种人畜无害的模样拿出一个瓶子,瓶子里面装着些许粘稠的东西,他倒了一点涂抹在我的眼皮上三秒后说:“你看看你的脚下。”

我给了他一个白眼,低头一看脚底,顿时全身汗毛倒立,冷汗布满全身,只见我的脚下正有一颗脑袋,这颗脑袋没有毛发,头皮处腐烂开来,甚至能看见脑浆,脑子里面还有些许蛆虫在爬来爬去蠕动着身体,还发出咀嚼的刺耳声,我顿时双脚一软差点没有跪在地上说饶命。

我不敢再看,只想离开这个摇椅,奋力挣扎了几下却怎么也离不开,我看着这颗人头只觉得头皮发麻,身体颤抖。

老头微笑着说:“现在相信有鬼了吧。”

我闻言没有丝毫犹豫的点了点,支支吾吾的说:“我……我信了,你……你快弄走!”

老头双手结印,轻吐一个字:“消。”

“好了,现在他走了。”老头面带微笑的看着我。

我低头看了一下脚下,果然没有了,顿时松了口气看着老头双膝下跪来了一个仿古的拜师大典:“师傅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老头露出欣慰的神情点了点头,站起身来扶我起身,并叹了口气说:“想要成为我茅山派第110代传人,必须答应我三个条件。”

我楞了一下失声开口:“110!”

老头嘿嘿一笑:“谁让你小子不走运,是茅山第110代传人,”

我哭丧着脸听着老头继续说道:“第一,不可做丧尽天良之事,必须惩恶除奸,弘扬我茅山道术。”

我点了点头心想:这是必须的,

“第二,不可滥杀无辜鬼魂,要伸张正义。”

我小鸡啄米般点了点头,老头继续说:“第三,不管对方是什么人,什么身份,无论平穷与富贵只要找到你,你都要帮他们除厉鬼平定祸端。”

我郑重的点了最后一下头说:“师傅,这些事情我都会铭记于心,可是您这最后一句搞得更结婚宣布誓言一样。”

老头嘿嘿一笑:“当年我师傅给我如此说,如今我便这样给你说。”

我露出原来如此的模样,紧接着随意的扭头看向马路,却看见一位满脸苍白,双眼呆滞无神穿着白衣的男子横穿马路,而一辆大货车在马路上疾驰,眼看就要撞上他,我忍不住大喊:“小心!”

在我惊恐的注视下,大货车穿过了他的身体,我惊愕的说不出话,他对我投过来感激的神色,“嗖”的一声消失不见。

“师……师傅!这……这是鬼?”我哆哆嗦嗦的道。

“嘿嘿,刚才给你涂抹的东西叫牛眼泪,有了它就能看见鬼。”老头哈哈一笑。

我楞逼了一下,反应过来后说:“死老头快点给我弄掉,我可不想一整天都看见满大街的鬼!”

“臭小子,你怎么能这么无礼,就不能体谅一下我还有一个小时就要去和黑白无常打“麻将”了,你快过来,我还有很多事情没有交代完。”

我看他说的不像假话,也不再和他嬉皮笑脸,坐在摇椅上面听着他严肃说:“徒儿,茅山传人有三大宝物,如今师傅就传给你。”

我一听有宝物,瞬间两眼放光。老头取出一把剑鞘上有些许花纹,古朴且看不出有什么特别之处的长剑说:“这剑名纯钧,是上古十大名剑之一,可以提升使用者阳气的输出速度和威力的效果,随着使用者阳气注入的多少来决定威力,对鬼物有极大的伤害。”

“还有,你现在才进入茅山一脉,不要轻易使用它,防止它把你给伤着。人本身的阳气已经充足,如果再使用它给你增加了阳气,再加上你还没有修炼过茅山功法,不会运用阳气,堆积在一起便会把你撑爆!”

我两眼放光的看着眼前的长剑,虽然没有出鞘,但是看着外观也特别帅气。同时也记住了老头交代的事情,我点了点头继续听他说。

老头又从腰间取下一个葫芦,说实话我坐在这也有这么久,才注意到他拿了一个袋子,着实汗颜啊。

“这葫芦名紫金。”

“啊?紫金葫芦?孙悟空?”我忍不住说道。

老头微微一笑:“不是。这个紫金葫芦和孙悟空里面那个葫芦完全不一样。这葫芦可以收取厉鬼的魂魄并炼化至死。”

我用奇怪的眼神看着他,虽然他解释的有摸有样,表现的淡然,可是我还是在他的眼中看到了一丝不自然,毕竟自己视为至宝的东西居然和四大名著西游记扯上关系这也是一种讽刺吧。

我本想安慰他,可是话到嘴边不知道怎么说。老头还是那副笑容,他面带微笑拿出一本用皮革做的书说:“这是历代茅山传人留下来的,里面记载了每位茅山传人的心得,捉鬼除妖的经验,还有紫金葫芦和纯钧剑的操作方法,和茅山修炼功法。”

我接过这本有三指厚的书,突然觉得老头很可怜,一生都在降妖除魔行善积德,伸张正义。现在即将驾鹤西去,却什么也带不走,也不想带走,并且还给茅山找一个传人,不让茅山道术失传,我在心里钦佩他。

我接过这三样宝贝,心里不是滋味,按照老头所说,他只有一个小时,而如今已经过去了50分钟。

我刚抬头看着他,他单手成掌打在我的后颈,脸上露出苦涩的笑容说:“让我老家伙一个人慢慢死去吧,记得做好事,行善积德才能抵消湔祐命带来的霉运。”

我睁大了眼睛看着他,后颈一疼便倒地昏迷过去。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当我睁开眼的时候却在我的房间里面,我回忆着老头交代的一切,并看了看身边并没有什么剑还有书,我自嘲的笑了笑:“梦吗?”

“这不是梦。”一个甜美的女声从墙角传来。

我瞬间头皮发麻感觉毛骨悚然,指着她哆哆嗦嗦的道:“你……你是谁!”

墙角里面慢慢走出来一个人,哦……不,她是飞出来的。顿时我惊叫:“鬼!”

女子见状古怪的说:“这刘道长找的都是什么徒弟啊,这么胆小?”

我闻言用手遮住眼睛,露出一点缝隙看着她:“你在说什么啊。”

“哦,也对,刘道长没有告诉你他的名字,也没告诉你我是谁。”女子说。

我略微思索,原来一切都是真的,我拿掉遮住眼睛的手说:“你可以变漂亮点吗?”

女子怪异的说:“这样不是挺好吗?”

“呃,您觉得挺好,我觉得挺恐怖啊。”我又瞄了她一眼,腐烂的身体没有一丝完整的皮肤,眼珠子掉落在空中渗出鲜血,这怎么看怎么恐怖。

“那好吧。”女子说了这句话后手在脸上一挥,开口:“好了。”

这时我小心翼翼的看向她,眉清目秀,樱桃小嘴,一身古代绿色长裙,秀发被束在一起。我竟然看呆了,对一只“鬼”看入神,这实在是太美了。

“啊!”我惨叫一声,因为这女子在我看得痴迷的时候突然变成了恐怖的脸。

“不看了,不看了。”我求饶的说。

我偷偷看了她几眼,她变成了漂亮的样子,内心松了口气。思索了一会用文绉绉的语气开口说:“姑娘这厢有礼了,小子张浩,还不知姑娘芳名。”

女子噗嗤笑了出来:“你这人。我早已经习惯了你们现代人的生活,说话方式,你突然和我这样说话怪难受的。”

我满头黑线,看了她一眼说:“你丫的叫什么名字,快点说。”

“啪!”她一挥手将我拍打在地上用威胁的语气说:“你要是再敢这么无礼我就……杀了你!”

我躺在地上摸着屁股哭丧着脸心想:这姑奶奶太难伺候了。

后续请加,W-X-公!众!号:JSW_NC 回复关键字(万妖)

后续请加,W-X-公!众!号:僵尸王回复关键字(万妖)

  

爱华网本文地址 » http://www.dualdiecast.com/a/8508/549266333.html

更多阅读

第33节:石油化工:油价下跌,看好化工新材企(2)

系列专题:《经济危机下的经营投资策略:逆市布局》  因此,如果未来油价走出下降通道,则基础化工类上市公司很难走出特别如2008年中报所显示的骄人业绩,反而存在明显下滑的可能。事实上,1999~2001年全球油价的相对疲软使基础化工类企业整

证婚词八篇 三年级作文:我最喜欢的一本书250字 八篇

  【篇一:我最喜欢的一本书】  在我小时候的童年里有这本书陪伴着我,那就是《伊索寓言》它让我懂得了很多道理。  《伊索寓言》是是世界上最古老,最有影响力的故事。看到《狐狸和葡萄》这段我就会笑它愚蠢,还有《井里狐狸和山羊

好吃的黑暗料理 这些年来我们吃过的黑暗料理有哪些

  近日,四川农业大学食堂又研发推出新型“高校食堂黑暗料理”,那就是橘子烧排骨。现在橘子烧排骨已经成为高校黑暗料理,这是千年难遇的食材组合,盘点这些年来我们吃过的黑暗料理有哪些?接下来请看小编为大家介绍:

贿赂的演讲稿 反腐倡廉的演讲稿

廉洁清廉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清廉之人流芳千古,千百年来一直被人们所歌颂。廉洁就如同莲藕,虽置身于淤泥,却能出淤泥而不染,开出圣洁的莲花。下面小编给大家分享反腐倡廉的演讲稿,欢迎阅读:反腐倡廉的演讲稿各位领导,各位来宾大家好!

声明:《小说推荐:如果能重来我不会学习茅山道术-僵尸王》为网友白衬杉格子梦分享!如侵犯到您的合法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